【鶴山】落日、微風、腳踏車

#ooc有

#渣文筆

#感謝食用

#學生paro


「山姥切掰掰──」

你的同學兼好友,加州清光,邊拿起自己的書包邊跟你道別。

你沒有說話只是朝他輕輕的揮揮手,他也朝你揮手之後便走向早已等在門口的大和守安定。

「收拾得可真慢啊,醜八怪。」

「說誰醜八怪啊!」

你支著頭看著那兩人日復一日不嫌煩的拌嘴,直到兩人的打鬧聲逐漸遠去。

同學也三三兩兩的離開了,漸漸地,教室裡只剩下你一個人。

你趴在桌上,從窗口吹進的微風拂過你的側臉。

天空早已被染上暮色,斜陽灑在你的身上暖洋洋的,你便有了些許倦意。



朦朧間,你感覺有人撫過你的髮梢。一個機靈,你猛然抬起頭。

對方顯然也被你嚇著,只見他蹲在你的桌前,右手還維持著剛才摸頭的動作。

「哈哈抱歉抱歉,嚇到你了嗎?」你的戀人,鶴丸國永,笑著站起了身,

「因為切國的頭髮看起來很軟,像隻貓一樣,很可愛。」

「別說我可愛。」你拉了拉不知何時落下的兜帽,似乎夕陽照的你臉頰有點熱了。

對方顯然也是習慣了你這樣的態度,輕笑了兩聲:「走吧,抱歉讓你等這麼久。」



你將腳踏車從車棚牽出,時不時應幾聲鶴丸的搭話。

你將書包遞給鶴丸,並跨上了腳踏車。

接著你感覺腳踏車一沉,後背似乎也壓著一股重量。

你回過頭,看到自家戀人放大的笑臉。

「你這樣很危險。」你稍微的皺了皺眉。

「沒事的,切國肯定不會讓我掉下去的。」鶴丸信誓旦旦。

對方背靠在你的背上,對於他時常做出一些令人無法預料的舉動,你也只好隨著他去了。

這一路你踩的比往常的還慢。

「切國你看!」鶴丸似乎指著他面前的那片天空。

「看不到。」相反方向的你淡淡的說。

「唔,看一眼也不行?」你感覺鶴丸似乎歪了歪頭。

「不行,我得注意不讓你掉下去。」你專注的看著前方。

「欸…好吧。」鶴丸似乎感到有些遺憾,但他接著又換了個話題:「跟你說阿,三日月那傢伙……」

你的兜帽又落了下來,但你沒有伸手去拉。

你很喜歡此時此刻,落日、微風、鶴丸國永。

背後嘰嘰喳喳的戀人忽然安靜了下來。

「切國,」

「嗯?」

「我喜歡你喔。」

「笨、笨蛋,突然間說什麼呢…」

你有點慶幸鶴丸是背對著你,沒有注意到你通紅的臉。

我也喜歡你。

────

它本來是一張圖,恩。

是說能想像嗎?就是背對背,騎腳踏車(啊,不是兩人協力車,是後座的人背對騎腳踏車的人

之前看到過一次覺得很有愛,下次記得真想來試試呢。

鶴山就是傻白甜呢ˊˇˋ然而鶴丸還沒來我家(´・_・`)

閉關前請讓我表達對他們的愛。

原先是想畫一幅三山作為遲來的爺爺回家了的賀圖,拖到後來今天是鶴山日,想塗一幅鶴山...(順便招一隻鶴丸之類的

嘛,結果現在只有切國而已......(而且也沒有多好看..對不起你切國...


差不多到閉關的時間了,希望能克制住,至少在明年考完試之前不要再打開lofter,是說如果lofter幾個月沒用不會被鎖帳號吧OAO


興許明年回歸的時候,大包平已經實裝了吧


Unspoken

#第二人稱視角

#感謝食用

你微張著嘴,手支著頭地望向窗外。

下午五點的鐘聲早已打響,教室裡沒有留戀了太多人。

你很喜歡向晚的天空,因為看起來就像是一幅油彩畫。

感覺今天會是告白的好日子啊。你想著。

「喂,回家了。」今天他依然來叫你一起回家。

你收回在外遊蕩的目光,低低的應了一聲。

你們認識多久了呢?看個自家鄰居兼兒時玩伴將腳踏車從車棚牽出,你想著。

他將書包遞給你,並跨上腳踏車:「走吧。」

你如平時一般地坐上後座,今天卻稍稍的不一樣,你轉了個方向,背抵著他的背。

「坐好啊你。」他唸著,你沒理會他,他似乎有些無奈的笑了笑:「好吧,那你小心點別摔了。」

「摔傷了你可要負責啊。」你開玩笑道。

日復一日,他的陪伴已然成為了理所當然,但你並不討厭這樣。

你輕輕的靠在他的背上,享受著微風吹過你的臉龐,你哼著小曲,落陽拉長了兩人的影子。

猛然你開口:「喂。」

前方的他回了一聲:「嗯?」

「我喜歡你──」你忽然的告白被忽然響起的鈴聲掩過,他緊急停下腳踏車,從口袋掏出不停作響的手機。

你繼續靠在他的背上,望著遠方天際染紅的雲霞。

也許今天根本不適合告白…你想著。

但是如果你回過頭,你會發現他通紅的耳根,因為你的話。

他沒有接通,反而闔上了手機:「抱歉,你剛說什麼?」

「沒什麼大不了的。」你如是說。

「喔…好。」或許他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失望,但是你仍沒發覺。

你繼續哼著歌,一路無話。

回家的路上,跟往常一樣,又或許有什麼悄然發生了變質。

你現在不會知道,但是未來─或許過不了多久─一切就是那麼的順其自然。